• 总要面对

    2010-10-2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uakaihualuo-logs/81241244.html

    “哎,总要面对的。”我的瑜伽课同学Y蹲在地上,叹了口气,开始喝水。2L水,两分钟内全部喝下去,再吐出来。在近两天的练习中,她发现了自己的结,鼓励着自己去面对。我也喝,可我更迷恋她说的那句话,总要面对。

    这个时候,这句话尤为……安抚,又警醒。恋爱像搅拌棒一样,不停撞击着我的侧壁,有时很安心,多数时候是惊奇、新异和探险的混合物,每一天都发生着新的变化,让我不停发出哇、哇的感叹。手拿木棍探路,同时还要和过去握手言和,仿佛与人结盟,又仿佛独自前行。不论是喜悦、兴奋,还是委屈、愤怒,在这个时候都太敏感了,敏感把所有感受都放大,我时常会在这些感受中迅速瓦解,又迅速重组,总之,变化,变化,再也不是一秒前的我。

    有时我会把喜悦和愤怒都告诉情人,情人能听一部分,不能听一部分,当然,人都喜欢喜悦,开开心心的,而对愤怒有些无所适从,认为它不太好,不该存在。这很正常,这正合适。你来我往中,我慢慢抛却对完美形象的幻想,看眼前人如何动,为何动,这件事的吸引力很大。

    有时也能看到,推动我向前的惯性力量中,饱含着委屈,它既受伤,又是自己受伤的原因,把人带向熟悉的、习惯的,而非对事情真正有帮助的位置。努力,与之相处。好在,我可以听《秦皇岛》,看《阿勒泰的角落》,总要面对,总有寄托。

    就像我们必须面对鸭晕,嗯,哼!

    《秦皇岛》

   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

    还是看不清

    在那些时刻

    遮蔽我们,黑暗的心

    究竟是什么

   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

    孤独的海怪痛苦之王

    开始厌倦,深海的光

    停滞的海浪

   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

    还是看不清

    在那些夜晚

    照亮我们,黑暗的心

    究竟是什么

   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

    横渡海峡,年轻的人

    看着他们

    为了彼岸

    骄傲的,灭亡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敏感好啊
    真的好!
  • 情人,嗯哼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