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有香蕉鱼的日子

    2010-10-2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uakaihualuo-logs/80767456.html

    听说额济纳是某些人的心头好,到了那儿,我也无法自主,开始把一些压缩的概念,泡开在这片水源并不丰富的沙地上。其中可能有十多年前看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残留的沙粒,也有几年前听说别人把沙漠当归宿的惊异,有两年来追逐南雄林场黄叶的残影,还有……旅行之前,总想着在路上就好。

    梦自然的来,也自然的去,沙子被风吹走,石头留了下来。尽管我倔强依旧,纠结成性,沙漠还是把这些话陆陆续续的留在我这儿了。这趟旅行,也出乎意料的把一些人带来,带走,总之,我相信随风而来的四句偈会带给我们启示的。

    十月初是来额济纳最好的时候,胡杨叶金黄,还有更令人动容的一点是,沙漠会温柔的对待你。这片处在丹巴吉林沙漠边缘的沙丘,沙粒细小柔软,风微微的带走最表面的一层薄沙,并不轻易改变它的形状。我愣了好半天,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感觉出自己在什么地方,最后在一个沙丘上坐了下来,沙从手指间漏下去,又把它抓起来。肌肤之亲,环境如水,终于把我给抱进去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各位,聊表心意,虽然这沙地辨识度很低。

    最想念的还是你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真美
  • 我少年时,在黑夜的沙包上,从上往下滚,就有种疯狂的念头,想走进沙漠深处。呵呵,年龄大了,只是在窗边看风景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