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个时代,一本杂志,一个人

    2009-08-28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uakaihualuo-logs/45260752.html

    广东美术馆正在展出阮义忠的照片,他说为了这次展览,他花了三个月时间泡暗房,选了一些不辜负“大陆唯一关注摄影的美术馆”的照片。

    他非常谦虚,捧着一把别人送上来的塑料花,皮肤黑黑的,个子不高。李媚上来便赞扬了他的太太,而他说,一个人如果能够成功,背后必定有很多人的努力,他谢了很多人,包括那些在照片里出现的人。

    他不太会说话,说得不华丽,也不庞大,但很真诚。我们没有被讲话困住很久,就可以去看展览了。在他主办的《摄影家》杂志中,曾在90年代介绍过中国的摄影,在现场可以看到这三本杂志。不知为何,看着那些杂志有种透露秘密的狂喜,像吃了一道从遥远而封闭的地方带来的食物,像我们看朝鲜的那种同生同气又不可思议。

    而他自己用了大量的黑白胶片,去记录台湾农民的生活,非常生动。上面那张照片很吸引我,那条通向黑暗的路,那对母子,让我想到了太宰治的《斜阳》。这本小说曾让我沉浸黑暗,一想到它便是一种朦胧的黑,我看了会儿照片,好像回到了当时看书的时候,但又发现,我离那种黑暗远一些,反而更能欣赏它的真实和美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