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真希望你从我生命里消失

    2009-08-14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uakaihualuo-logs/44196739.html

    (娘娘们,以下内容写的不是我自己)

    她沮丧地从一个城市,跑到另一个城市,为了暂时逃避工作和男友带来的窒息感。“过去的八年中,”她说,“我在工作中最大的体会是,你不得不妥协。”

    于是,和男友一起,就决不能再妥协,否则她的原则、习惯、底线,受到的挑战和让步就太多了。可偏偏男友在最近的一次小争吵中,居然造反了,不再如过去八年中那样,哄她,请求她的原谅。这一次,男友回馈给她的只是沉默。你到底怎么想的?沉默。你究竟要不要跟我道歉?沉默。

    如此陌生的沉默,激怒了她,她不得不重复提醒自己,不能让步,不能妥协,冷战到底就是胜利。

    在很普通的一天,她突然决定要辞掉工作,离开男友,这念头一旦冒出来,让浑身的细胞都为之活跃,沉睡多年的叛逆终于要到来了。这次是真的,这次是真的,她禁不住要和朋友分享自己的突变,可得到的都是理智、简洁,又带点质疑的分析。

    “我也知道,我是在逃开一样自己不喜欢的东西,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。”她呆若木鸡,又欲哭无泪,或者说害怕在朋友面前掉眼泪。她也用看似理智的话语,回应着朋友的质疑,她又想,即使朋友不质疑,她恐怕也不会真正地辞掉工作,离开男友,去一个国民口中的世外桃源,做一个家庭旅馆的服务生。

    越是这么想,烦躁和害怕的感觉越强烈,随之而来的是长时间的呆坐和麻木,终于,她又开口了。“为什么我遇到的男人,都没什么能力,我必须努力工作,否则谁来养家呢?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遇到这些事?”

    然后再没有深入的思考,所有的矛盾,似乎都因那个生意失败的男友而起,可经过七八年,她仍然没有成功地改变男友,再过七八年,还有一点点希望的苗头吗?

    她再次大声地告诉朋友,她辞职的时间是这个月底,到时候她就要去世外桃源了。大声到没有必要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为虾米全都是你。。
  • XXXX客栈,坐落于恬静的古城丽江,家庭式管理,现招收服务人员一名.
    要求如下:
    1\本地人优先
    2\至少三年服务行业经验
    3\熟悉电器维修者优先,本客栈偶尔漏雨
    4\会广东话者优先,老板是广东人
    5\身高165cm以上女性优先
    6\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