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们拥有的是当下

    2009-07-04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uakaihualuo-logs/41888337.html

    这几天,我沉浸在爱的喜悦中,安心、平静、自信,同时浮现在我的感觉中,令我相当意外而又满足。星期三听了胡因梦的讲座,《在亲密关系中修行》,她说,我们修行的道场,就在亲密关系中,而不是一个人与世隔绝的禅修,最后修得“枯木禅”。没想到,接下来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一段关系,并且体验到在关系中修行的喜悦。

    皈依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曾经对修行产生过无数的妄念和执着,因为在概念先入的修行中,我总是以超越世俗的标准,去评判自己及周围人的言行,其结果便是,我企图断绝自己和别人的联系,以为将言行减少,达到简化,心便会证悟。

    但是这种方法是不正确的。当我在评判时,所有的言行都沾染着肮脏、错误的感觉,令我只想远离和逃避。而我一直以来总觉得修行没有进步,就是由自身的这种障碍造成的。而我之前也体验过这种障碍。

    在一次静坐中,刚一坐下,各种各样的念头就像瀑布般掉落,我试图借助观想来终止这些念头,但似乎不对。我期待着静坐快点结束,而一期待,我的心甚至就已经飞到了大街上。就这么躁动地坐了十几分钟,来来回回地在杂念和将自己拉入平静状态的念头中徘徊,突然有一秒钟,我静了下来,强迫自己进入平静的欲望消失了,那一刻,我进入了深深的平静。

    这次静坐给我印象很深刻,我真切地感受到,对修行的执著是非常不正确的,继续照这样修下去,即使有所成就,那也是走火入魔。而这次看似没有按照程序进行的静坐,也极大地增加了我对证悟的信心。

    而这几天喜悦的感受,更是帮助我破除了我执中一些坚固的东西。曾经我下定决心,要修复自己从父母那里受到的伤害,这种决心,随着我在成年后修行愿望的增强,逐渐从隐藏,浮现到意识的表面。我可以用言语描述自己受到的伤害,也可以正确地指出父母做得不好的地方,可这种停留在意识上的决心,却让我陷入了委屈、自卑和报复的陷阱中。主观上,我希望自己能放下过去,而更深层次的潜意识中,我却希望通过让别人受伤,以达到某种心理平衡。

    潜意识的愿望丝毫不爽地展露了出来,特别是在和恋人的关系中,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自然地,我希望放下的愿望,脆弱不堪,只是一个自我欺骗的形式而已。

    修复父母对我的伤害,是我在修行中的一个重要目标,当我努力地想达成这个目标时,我毫无头绪,混乱、痛苦,也不愿意在亲密关系中,保持一份第三者观察的角度,任由自己受伤的情绪发作。这又是逃避的障碍在作祟。

    可试着不逃避会是什么样呢?修复的机会,不在对回忆的整理,也不在对未来的期许,就在此时此刻。当我受伤的情绪展现在和别人的关系中,我立刻分清了,什么是来自我的,什么是来自别人的,也体会到我试图让别人受伤的攻击欲望。于是,一次新的攻击停止了,我不再在无度索取爱的轮回中打转。

    这次感受,帮助了我深化了对静坐中的体会的理解,如要避免执著,唯有专注当下。一直以来未被我体会到的喜悦,再也不会离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我好高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