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无奖问答

    2009-12-29

    请问,这位,被我绣在布封皮上的男人,是哪位作家?

  • 盔甲骑士

    2009-12-27

    盔甲骑士的第一道眼泪,是为儿子而流,思念因隔着距离产生,热泪融化了使得他无法进食的面盔。

    第二道眼泪,是为妻子而流,他以护家爱子的名义,出征在外,赚得大城堡,却和妻子形同陌路,关闭耳眼,为虚名而奋斗。热泪融化了使得他无法动弹的胸甲。

    第三道眼泪,是为自己而流,在镜中他看到穿着重盔的自己,形容枯槁,全无滋养,也是于镜中,他看到盔甲脱落后的自己,神采奕奕,饱满充沛。

    我找不到眼泪,空有一腔汹涌的情绪,掩盖在一副常年不变的面孔之下。

  •  

  • 随喜

    2009-12-01

    今天的主题是

    拉二

    舞蹈工作坊的总结

    以及

    三位好友与堪布的再次相见

  • 格林的梦

    2009-11-23

    抗拒

    这个傻逼想干嘛?我走在校园里,身后跟了一个男人,他很高,胖到缺乏美感,皮肤白,身上堆积着让人作呕的臃肿之感。我想回头扇他一耳光,带着毫不留情的羞辱,好让他立刻走掉。

    但是我没有。学校里充斥着末日般的灰色和空荡,有几个女孩儿鬼魅一样闪过,来不及看到她们的样子。

    我进了一间宿舍,男人还跟在后面,只要感觉到他的身影,我就想吐。但是我马上害怕起来,因为他把我推到床上,还脱掉了自己的衣服!我的神经全部撕裂,迸发于一点:你他妈的不想活了!

    我伸手,手指深深陷入了他的眼眶,我用力,但他一点儿也没发出惨叫,我想尽招数殴打,可他完全是一具没有感觉的橡皮人,一丝不苟地扑上来。

    我,他妈的,要崩溃了。我想起了一个女人,她专门教人妨狼术,抠眼珠那一招就是跟她学的,但眼下一切招数都不管用,我眼睁睁看着恶心的人就要将我覆盖。

    我用尽全力大喊:你不是说用了这些招数就好了吗!!!!为什么不行!!!!!!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四点过,我醒了,冷得像块石头,以一个接近瘫痪的速度挪到床边,打开灯。客厅也冷得像块冰,窗外什么也没有,除了厚实云层折射出的城市之光。

    就这样,2001年和2009年的狮子座流星雨,都过去了。

    像日波益西仁波切说的那样,幻想中的风景才是最美的。

  • 杯具

    2009-11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