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盐湖上

    2011-10-24

    盐湖上,黑色比平时更分明

    盐湖之上,麋鹿缓慢昂头,踏开蹄

    取景框对准了黑色的

    人影和人的动作,呼吸,活了

    一幅妙作!

    而按下去,却按不下去

    蹄从近处划过

    被破坏的

    仅仅是一张从未存在的照片

  • Goodbye

    2011-09-24

    《大方》第二期上刊了太宰治的《Goodbye》,文末一句“未完待续”,是绝笔。故事没完,但寻死之心却说完了,“你最好打消寻死的念头”,带着自我嘲讽死掉,是一种什么心情呢?

    第一次看《斜阳》时,给其中的“夜开花日记”画了一张画;后来读《人间失格》,大概到24岁才真正没有了必须去死的想法。他的生活颓废得怪里怪气,却像一个朋友那样温柔地敞开,在这种黑暗里,可能一点光明都看不到,又觉得光明无处不在。

    还是那个问题,死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?希望你转世后,还可以用文字告诉我。

     

  • 再不写博就

    2011-04-14

    副刊一月,做版十数个,回头数数实在不多,可回到生产每个版的那个时刻,又觉得每一秒都那么长。多与少,长与短,揉捏交错,好像自己真做了时间的主人。

    副刊可能是:

    公车上拿起报纸最先抽出来看的那叠;

    坐马桶时集娱乐、八卦、体育、历史、文化、趣文、漫画于一体的复杂伴侣;

    做剪贴本的矿藏;

    准备进入比报纸更厚一点的生活的入口。

    做副刊某版编辑可能是:

    怀着读董桥的心期待作者来稿;

    配备将来稿重新写一遍的勇气;

    随时可能被放鸽子的冒险;

    和作者沟通时融入键盘噼里啪啦声响的一种存在;

    总是在看各种博客;

    同时存在被一篇即将打开的稿件逗笑或弄哭的可能性。

    进副刊部可能是:

    电梯里全是曾只闻其名的人;

    到处是书;

    爽朗的白羊女,浪漫的双鱼女,魅力的天蝎女,集中在金牛男的领导下;

    有喜欢植物和《三体》的书评编辑;

    作为刚进副刊某编辑的朋友可能是:

    被约稿;

    被要求向其他人约稿;

    被倾倒焦虑;

    站在读者的角度鼓励编辑;

    以及,等等等等。

  • 有时学习

    2011-03-05

    理智之道狮吼遍三界
    无等吉祥光芒照十方

    又到神变月,祝吉祥!

    又到写博时,祝微博!

    从今天起,放生,面壁,帮人

    面朝虚空

    花开自在

  • 新房客

    2011-01-26

     

    欢迎你来过年哈。

  • 总要面对

    2010-10-29

    “哎,总要面对的。”我的瑜伽课同学Y蹲在地上,叹了口气,开始喝水。2L水,两分钟内全部喝下去,再吐出来。在近两天的练习中,她发现了自己的结,鼓励着自己去面对。我也喝,可我更迷恋她说的那句话,总要面对。

    这个时候,这句话尤为……安抚,又警醒。恋爱像搅拌棒一样,不停撞击着我的侧壁,有时很安心,多数时候是惊奇、新异和探险的混合物,每一天都发生着新的变化,让我不停发出哇、哇的感叹。手拿木棍探路,同时还要和过去握手言和,仿佛与人结盟,又仿佛独自前行。不论是喜悦、兴奋,还是委屈、愤怒,在这个时候都太敏感了,敏感把所有感受都放大,我时常会在这些感受中迅速瓦解,又迅速重组,总之,变化,变化,再也不是一秒前的我。

    有时我会把喜悦和愤怒都告诉情人,情人能听一部分,不能听一部分,当然,人都喜欢喜悦,开开心心的,而对愤怒有些无所适从,认为它不太好,不该存在。这很正常,这正合适。你来我往中,我慢慢抛却对完美形象的幻想,看眼前人如何动,为何动,这件事的吸引力很大。

    有时也能看到,推动我向前的惯性力量中,饱含着委屈,它既受伤,又是自己受伤的原因,把人带向熟悉的、习惯的,而非对事情真正有帮助的位置。努力,与之相处。好在,我可以听《秦皇岛》,看《阿勒泰的角落》,总要面对,总有寄托。

    就像我们必须面对鸭晕,嗯,哼!

    《秦皇岛》

   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

    还是看不清

    在那些时刻

    遮蔽我们,黑暗的心

    究竟是什么

   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

    孤独的海怪痛苦之王

    开始厌倦,深海的光

    停滞的海浪

   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

    还是看不清

    在那些夜晚

    照亮我们,黑暗的心

    究竟是什么

   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

    横渡海峡,年轻的人

    看着他们

    为了彼岸

    骄傲的,灭亡

  • 听说额济纳是某些人的心头好,到了那儿,我也无法自主,开始把一些压缩的概念,泡开在这片水源并不丰富的沙地上。其中可能有十多年前看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残留的沙粒,也有几年前听说别人把沙漠当归宿的惊异,有两年来追逐南雄林场黄叶的残影,还有……旅行之前,总想着在路上就好。

    梦自然的来,也自然的去,沙子被风吹走,石头留了下来。尽管我倔强依旧,纠结成性,沙漠还是把这些话陆陆续续的留在我这儿了。这趟旅行,也出乎意料的把一些人带来,带走,总之,我相信随风而来的四句偈会带给我们启示的。

    十月初是来额济纳最好的时候,胡杨叶金黄,还有更令人动容的一点是,沙漠会温柔的对待你。这片处在丹巴吉林沙漠边缘的沙丘,沙粒细小柔软,风微微的带走最表面的一层薄沙,并不轻易改变它的形状。我愣了好半天,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感觉出自己在什么地方,最后在一个沙丘上坐了下来,沙从手指间漏下去,又把它抓起来。肌肤之亲,环境如水,终于把我给抱进去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各位,聊表心意,虽然这沙地辨识度很低。

    最想念的还是你。

  • 为你倾倒

    2010-09-02

         

    小家伙今天满月了,一个卵子和一个精子竟然可以产生这么神奇的生命,躺在你身边,我完全感觉到了这一点。一一、爱凤、一仔……亲爹亲妈干妈姑姑集体撒娇,给你取了那么多名字,还望你多适应,多包涵。别怪这群妈八卦,睡觉要看,吃奶要看,换尿布也要看,实在情非得已。你爹想得更多,再次表达当你谈恋爱时,他会多么纠结而嫉妒。哎,没办法啦,再开明,也是一帮老家伙,老家伙要不断进步,才不至于成为讨厌的家伙。这一点,众妈会努力,也会努力帮你开导老爹的。待你将来开始爬,开始走路,开始说话,开始展示你自己独特生命的时候,还保不准我们会多大惊小怪,爱不释手。尽管你夜里要折腾你妈两次,但她说了,将来这个家一定是你这个属虎狮子座头上长两个旋儿的姑娘话事。我们惹不起,我们只能必须为你服务了。

    Good night, and good luck.